今天也在为手书而苦恼

——点击查看全文——

你好!

这里cn奶橘( ´▽` ///)!

♥金&组组♥(←底线)

凹凸/松/宝石/小魔女

【坚定金All金 磷All磷立场】

【可逆不可拆】

【对家?不,没有,我不听/闭眼】


ovo这位亲爱的参赛选手,想来一个帅气可爱的小天使金吗?



……呸!你做梦!

【All金】来自可爱的新闻八卦社的特别独家报道~☆!(一)

▪现实校园pa

▪全员性转pa

▪论坛体

▪时间:(金刚转来的一个礼拜后)

 

帖子内容:关于神秘转校生的内幕...

 

1F [楼主]

慢着先让我抢个一楼先!

 

2F [见帖滚的吃瓜群众]

啊哈终于等到八卦社扒转校生的内幕了!

 

3F [永远抢不到一楼]

楼主有点皮啊

 

4F [我才是真的陈独秀]

这个名片让我深刻地感受到了楼上的怨念

 

5F [楼上这位同志请你坐下]

陈独秀同志怎么又是你?我已经在好几个帖子里看到你了!

 

6F [转校生到底是何方神圣]

偏楼了啊偏楼了!楼主呢好想知道转校生的内幕啊啊啊啊啊啊——

 

7F [职业歪楼党]

喂你们都住在论坛里的吗,我还没歪楼呢就来个正楼的

 

8F [凹凸论坛房地产有限公司]

唷,买房吗小伙子?给你优惠哦~

 

9F [杜绝广告,从你我做起]

楼上的那位,送你个表情包


10F [见帖滚的吃瓜群众]

lz呢lz呢!咋又不见了?

 

11F [理智分析]

ummm估计是在想怎么说吧...

 

12F [楼主]

Bingo~!楼上的小伙伴你猜对啦!(不过你们怎么刷的这么快我才想了一会儿...)

 

13F [前排啃瓜子]

嘿!哪里有八卦,哪里就有我!

 

14F [前排吃瓜]

闻到了八卦的气息,嘿嘿嘿我赶上啦w

 

15F [八卦社社员甲]

来给咱们社的小灵通捧捧场!

 

16F [八卦社社员丙]

我也来了我也来了!快点说吧要是被咱社长发现了就不好了qwq

 

17F [楼主]

放了个心吧同志们,我马上就说!咳,之前去校长室问来了点关于转校生的资料,其实还蛮普通的...转校生名字为金,家庭成员是一位已经成年但外出未归的哥哥,出生于登格鲁城郊的一座小医院,父母不详。据说有一位青梅竹马,名字暂时还不清楚,不过好像也是在这所学校读书,金本人还不知道。学历是无,背景是无,个人资料几乎是一片空白...嗯...就这点。

 

18F [感叹一连]

...不敢置信。

 

19F [感叹二连]

令人窒息。



20F [感叹三连]

.....我的娘耶。

 

21F [细节专业户]

ummm学历和背景空白的人...是怎么进咱们大学的?

 

22F [真相永远只有一个]

哼哼...我嗅到了某种不可告人的作案手法.....

 

23F [吃瓜群众]

???



24F [楼主]

回复[真相永远只有一个]:嘿旁友,不要瞎误导人家好伐,搞得我们这儿有凶杀案一样可不可怕

 

25F [吃瓜群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哪里有某南哪里有凶案

 

26F [瓜有那么好吃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够了啊偏楼都偏到别家剧组去了

 

27F [细节专业户]

...ummm只有我一个人在认真分析吗?

 

28F [理智分析]

不不不我有在认真看,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这事确实蹊跷

 

29F [嗝瑞啊嗝瑞你就像盆芦荟]

按你这么说的话...这位转学生是怎么进来的呢?lz可否出来解释一下?

 

30F [你们的ID都这么牛逼的吗]

根据我行走江湖多年的经验来看,楼上这位绝对是格瑞的真爱粉没错了(果然连格瑞的粉丝都这么理智啊666

 

31F [楼主]

咳咳,楼上的几位很会抓关键嘛w好的,我来给你们表达下我的观点。

 

32F [楼主]

首先我要声明一下,金虽然毫无学历背景,但是也没有靠过任何非法手段进的咱们学校,另一方面,丹尼尔老师也不会容忍任何不清不楚的人进来。那可能会有人好奇,既然不是靠手段,那又是怎么进来的呢?我想,转学生的进校权应该是由咱们学校的那几位校董室长裁决决定的。因为丹尼尔老师尽管是教导主任,但也无权干涉学校的外来学生分配,这是老师的原话。至于为什么上头会同意金进来,这就是另一回事情了,这里先不做讨论。

 

33F [吃瓜群众]

原来是这样...那转校生真的很厉害诶,居然能让校董室长们批准...总觉得不可思议。

 

34F [嗝瑞啊嗝瑞你就像盆芦荟]

嗯,我也...

 

35F [我经常因为自己不够牛逼而跟你们格格不入]

哇这所学校超难考的啊,当初淘汰了不知多少从全国各地来的学霸诶,简直学霸榨汁机啊...我还是靠关系进来的呢


36F [瞎说什么大实话]

哇楼上的这么直率的吗,好吧其实不少人都是

 

37F [楼主]

www所以说啊,转校生很值得咱们八卦新闻社扒!估计是个很有趣的一个孩子吧嘿嘿嘿/留下口水

 

38F [八卦社社员甲]

表酱啊亲,被社长看到了咱们对转校生那么感兴趣可就死翘翘了

 

39F [星月大魔王V]

欸~怕什么,继续啊,我可爱的各位社员们

 

40F [吃瓜群众]

我靠大师球!

 

41F [星月是我本命]

哇塞!是星月太太!!前排合影!

 

412F [楼主]

...???社长您怎么来了...社长好!

 

43F [八卦社社员甲]

社长好!

 

44F [八卦社社员乙]

社长好!

 

45F [八卦社社员丙]

社账号qnqqq!

 

46F [八卦社社员丙]

诶诶诶不对..是,是社长好!

 

47F [星月大魔王V]

哎呀。怎么,八卦新闻社副社长报道现场,我这个当正社长的,还不能来看一眼了?

 

48F [楼主]

不不不不社长您请随意!

 

49F [星月大魔王V]

我一直很随意啊

 

50F [哈哈狂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星月太太神回复

 

51F [哈哈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佬,大佬


52F [瑟瑟发抖的小透明]

大佬,大佬


53F [全世界就我一个小透明]

大佬,大佬


54F [星月大佬的棒棒糖]

你们用错表情包了


55F [星月大魔王V]

还愣着做什么,赶紧继续说下去

 

56F [楼主]

啊好的..!根据数据调查,自转校生金转来已经有一个礼拜了,学习生活较为稳定...不存在的——这个孩子一来就根据智商测试被分配到了S班。S班啊,这是个什么概念,一个孤身从城郊来到大城市的女生一下子就进了集聚着各位校年级大佬的学神班级啊,可见潜力十分的大啊。现在看来,校董室长们同意让金进来也不是毫无根据的嘛w顺便一提,我们的八卦新闻社社长凯利,目前也在这个班级读书哦!

 

57F [S班的倒数第一]

对的这一点我可以证明!得知那个转校生来到我们班级的时候真的超吃惊了...

 

58F [楼主]

重点还不在这里,重点在于那个S班里的各位大佬们.....唉。

 

59F [星月大魔王V]

哼,橘里橘气的。

 

60F [笑容逐渐变态]

Woooooo这么刺激的吗!

 

61F [眉头一皱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嘿嘿嘿嘿嘿我就觉得那个转校生不一般

 

62[OK OK OJBK]

我觉得可以有

 

63F [啥玩意 啥东西 你们在说啥]

???啊什么橘里橘气是啥意思?你们怎么了???

 

64F [凹凸热词科普君]

橘里橘气,非贬义,为中性词,可用于朋友间开玩笑。意为看起来和同性恋一样。意思与gay里gay气相同。但橘里橘气多用于形容女生。

 

65F [啥玩意 啥东西 你们在说啥]

??!Wodema...谢谢科普君!

 

66F [楼主]

呃...差不多就是这样啦。不过我去S班进行采访的时候只采问到了紫糖幻小姐的话。她这么说:“金的话...是一个很活泼可爱的女生。不过很聪明,基本上什么课都知道一点,完全不像是从城郊来的女孩呢.....对大家都很友好,嗯,能和她成为好朋友真是太好了..//”其他人..实在抱歉啊,我,还没有这份胆量访问.....

 

67F 

哈哈哈哈哈哈哈因为都是十分著名的大佬呢

 

68F 

紫糖幻...名字好眼熟,好像是咱们生物科的学霸吧,有过一面之缘。是个成熟可靠的学姐呢,就是很腼腆不太爱跟人搭话...

 

67F [楼主]

是的。另!外!格瑞,相信在凹凸学习的各位一定知道。我记得之前还有个格瑞的粉丝对吧,知道了一定不要生气哦——根据咱们社长一个礼拜的仔细观察和对金小可爱的严刑逼问下,招出了一个惊天大秘密!

 

68F 

我怎么有种不大好的预感

 

69F 

楼上的..我也是...

 

70F [嗝瑞啊嗝瑞你就像盆芦荟]

药丸,你们搞的我有点紧张了。

 

71F [绿色是个好颜色]

害,害怕

 

72F [我们的社长才不会那么绿]

炸出了一堆格瑞的真爱粉

 

73F 

??!天哪,不会是....

 

74F 

!是....不可能的...

 

75F 

糟,该不会是...

 

76F

我的上帝啊,不...应该不是...

 

77F 

嘿。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一群戏精,适可而止啊

 

78F [楼主]

哎呀,是青梅竹马啦。之前不是跟你们提到过的吗,金有一个青梅竹马,但是也在我们学院读书,据说金本人还并不知情——证据确凿,那个人就是咱们的全校第二,格瑞!

........

 

 


 

 

下一章 【All金】来自可爱的新闻八卦社的特别独家报道~☆!(二)

 

 

对不起,我已经干不动了..

本来打算一次性来个100F结束的没想到这么累..

先这样吧...还有一个情人节的没肝完呢.../躺平

 

 

 



【All金向】论如何成为焦点

楔子

(全员性转/凹凸学院pa)

金,一个正在辍学打工的女孩。家境贫困,生活拮据,家中有一个长年未归的成年哥哥,和一位正读知名大学大二的青梅竹马。

偶然之间,这位来自登格鲁小城郊的女孩听说了哥哥现驻于知名大学的小道消息,便带着打工几年来的积蓄踏上了寻哥的旅途。

出于种种原因,这位几乎毫无学历背景的女孩进了这所人尽皆知的国内知名大学,凹凸学院。

谁知在入校的第一个月,这名女孩竟然一夜之间火遍凹凸论坛,凹凸学院得知后由于发展趋势过于强烈而不得不联系各校董事长封锁消息禁止外人得知此事。

这名少女,到底是何方神圣?而那天晚上,又究竟发生了何事?请敬请期待。




>预告>金是女孩。

这一点大家深信不疑。(因为胸前发育得鼓鼓囊囊的柔软实在无法令人忽视...///)

由于种种不明原因,金...这名神奇的女孩,居然一夜之间...长出了......呃,男性的生殖器官。

一夜之间,火遍凹凸论坛。

男子八卦新闻社社长——学院内颇有名气的女装大佬,住在金隔壁寝室的星月大魔王,凯利发帖以表震惊:

“...举办新闻社历经各种狗血事件以来,我从来没有向今天这么...叹为观止过。我是说真的。”

就连以三好学生闻名从未在众人面前露出过三种以上表情的学生会副会长,全校成绩排名第二,人气排行榜第三的绿色文学社社长格瑞都发声为此事解释澄清,实在令人...





好奇心蠢蠢欲动啊!!!!

来吧!绿色文学社、新闻八卦社的兄弟同胞们!上!!

为了爱与正义,为了守护凹凸学院的和平!把你们所知道的内幕全部扒出来吧吧吧吧吧——!!/露出搞事的微笑


下一章 ——

《【All金】来自可爱的新闻八卦社的特别独家报道~☆!》


我靠金墙完成了???

我靠不是吧...我刚把画发上去...就结束了。

才不到两小时吧????我靠太厉害了。

(除了我靠啥话憋不出。)

太牛逼了各位!过!!年!!!!了!!!!



论观光凹凸19集后感

撇开剧情先不谈,有些弹幕啊,真是有些肆无忌惮了吧...

(抱歉...我并没有冒犯的意思,只是想稍稍谈一下这个问题。)

以前还没有特别关注弹幕的内容,刚刚无意间刷到lof一些太太说到了弹幕里的一些...不太妥的言谈,就特意去看了看。

抱着“我要善用屏蔽”、“能举报就不说话”的平和心态去看了新的一集。

“金真圣母”“说要帮忙连个箭头都不扔一个...”“恭喜金智商上线”

不知道是我看的角度带点金吹滤镜的问题还是什么...吐槽归吐槽,可从头到尾都在吐槽同一个人是不是就有点逾矩了呢。

这集主观来看,金作为主角戏份虽然还是有的,至少比之前几集连镜头都没有的要好得多。哪怕什么都不做,默默地抱着罗德烈乖巧地当个背景板都会有弹幕吐槽为“金成天划水”、“主角好碍事”。

不知道你们记不记得,我都稍稍提醒一句:他一直都在帮助罗德烈找他的部件,他有在做自己的事情,他一直都在关心他认定的朋友,难道还不够吗?

他没有那么伟大,他再怎么样都只是一个15岁的少年。

确实,他已经不是个孩子,但他能做的事情也是有范围的。

不要在没了解或自以为很了解他的情况下、随随便便用你们的目光去衡量他了,好吗...?

不管你们喜欢谁,喜欢哪对cp,金也是个值得被呵护的少年。

当然,也请每一个看过凹凸的孩子们尊重官方笔下的每一个角色。

凹凸的圈子不乱,乱的是人心。每个人都是不同的,想法也是不同的,但是关于恶意诋毁角色这种事情,我想,也是相当严重的。

嗯没了...超短..。

打扰啦w期待下下周20集播出时,每一个角色的表现。(特别是我们的金/小声)

【ALL金】无理取闹(一)

梗源于热度——“结婚两度停电”

/现代pa+同居设定

/注意避雷

/大概是草稿流思想产物

 

>>>ready?Go——

 

深夜十二点,一道黑影从房间内窜了出来,左右匆匆扫了一眼便随手关上了房门。

 

“啊...渴死了。”雷狮舔了舔嘴角,意犹未尽地回味着结婚那天晚上喝的啤酒的滋味,凝眸看向了楼下。他知道,那里一定会有他想要的。

 

平日里那小鬼总是盯着他不允许他喝酒,他不论走到哪都得跟到哪,没法跟着一起去就让卡米尔或者别的什么人看着他,因此就算出席一些重大宴会,凡是有度数的酒水都被旁人“好意地”挡了下来。就连度数少到可以忽略不计的带有酒精的酒心巧克力,宁愿送给卡米尔,也不肯给他。

 

那阵子可把他给气的,提着雷神之锤跑到某人家里砸坏了好几个马模型,还是专挑藏在橱窗暗格里最贵、最宝贝的典藏版小马手办砸。

 

(据说某位不肯透露名字的骑士先生在那之后颓废了整整一个月,至今还不知道是被哪个良心被狗吃了的家伙干的。)

 

至于为什么雷狮不敢和金和卡米尔那两个人发脾气,相信即使不解释、大家也都心里有数。

 

跟老婆发脾气——一心疼,二没胆。哪一天一个大意惹老婆不高兴了,要么面临着离婚的情感危机,要么就面临着被黑金暴打一顿再强行离婚的生命威胁;跟弟弟发脾气——又有失作为一个哥哥的责任,显得他小题多做、斤斤计较,到时候卡米尔再在金面前告一状,呵,那才叫做个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可想而知,我们堂堂的雷狮大总裁在婚后受尽了多么大的折磨。

 

(但其实说白了,金也就限制喝酒而已,为的是防止某人酒后乱[哔——])

 

“冰箱...冰箱在哪。啧,家里怎么会有两个冰箱。”

 

很显然,雷.男子汉大丈夫.常年奔波在外.总,从来没有进过厨房。

 

(雷狮:...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我这么有钱我还要下厨?哦我老婆除外。)

 

雷狮盯着冰箱内的瓶瓶罐罐沉思了尚久,然后取出一瓶他看上去类似于酒的东西啪地关上了冰箱门。

 

正拧开了盖子准备一瓶吹的某雷突然察觉到有些异样,然后他注意到了“酒瓶”上的一行小字。

 

“因为家里最近有了小孩子...所以不好意思啦雷狮!酒瓶里的饮料全部换成嘉德罗斯爱喝的牛奶了,你也就别想喝酒了。——by金”

 

.....

 

“嘁。”这个该死的小鬼。

 

雷狮心中默默地向某九岁幼童竖起了一根中指,然后隐忍住心中的mmp把瓶子重新放回了冰箱。

 

这时,雷狮听见了厨房外的一丝动静,仿佛正有人离他越来越近.....

 

有人来了。

 

雷狮斜过眸子看到了笼罩在黑暗里那抹被月光冲淡的影子,肯定了自己的想法。说时迟那时快,他猛地回头迎上了那道“锐利”的目光并抄起了一旁橱柜上同样盛有满满牛奶的碗,准确无误地凭着他的直觉在空中抛出了一个完美的弧线。

 

“啪——咔!”

 

“......”

 

借着厨房内窗撒下的微弱月光,可以看到一颗长着灿金色毛发的头上倒盖住的青瓷花碗,往下则是被大量白色液体浸湿了的发丝与衣服,在干净宽敞的厨房里那般惹眼。

 

雷狮似是也没想到来人是嘉德罗斯,但在转头看到这副模样的瞬间、所有的诧异与警惕全都转化成了嘴角勾起的弧度与喉间的一声嗤笑。

 

“.....噗。”

 

“雷狮.....”

 

“瞪我做什么。我没笑。”雷狮一边毫不畏惧地用似笑非笑的眼神迎了回去,一边用手背抵住了自己快要上扬到鼻尖的嘴角。

 

“我看你他妈就是活得不耐烦了!”

 

嘉德罗斯伸出手取下了头顶的碗,冷笑着把碗握在掌心,加上几分力硬生生地握碎成了碎片,然后顾不得手被划出的伤口就往地上狠狠一摔,随即厨房传来了一道清脆的瓷器碎落的声音。

 

“哟...怎么,嘉小少爷这是在向我发脾气?”雷狮挑起眉,明知故问地端出一副主人的姿态俯视着眼前的人。

 

“呵。”嘉德罗斯撩起了额前湿漉漉的细碎发丝,发出一声不以为然的嗤笑,“你觉得,就只是如此而已吗?”

 

雷狮闻言危险地凝起了眸,下一秒他就大手一伸拽起了嘉德罗斯的衣领:“你在跟我耍花样?”

 

“...雷!狮!”

 

“你,太让我失望了!”

 

一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从背后清晰地传来,雷狮的面色随即一僵。

 

完了。

 

他现在心里只有这个死灰般的念头,甚至已经开始脑补金接下来几天会对他做的一系列可能的事件,而没注意到一旁的九岁儿童却才刚刚开始了他影帝级的“表演”。

 

雷狮发誓,就算世界末日到了他也能面不改色地和老婆在床上聊些令人愉悦的事情,但此刻,我们这位向来肆意的雷大总裁才是真正地感到了威迫感——好不容易到嘴了的老婆要跑了!跑!了!

 

【一只雷狮快要失去希望.JPG】

 

回到另一边。

 

只见嘉德罗斯像个被抛弃的孤儿一样,一言不发地坐在厨房冰冷的瓷板砖上捂着自己手掌心的伤口,眼里充斥着一个九岁孩子应该有的倔强,直把金看得叫那个心疼。

 

很好,金心疼他了。他要成功了。

 

某人的目光及其敏锐地捕捉到了金眼中的疼惜,心中暗暗窃喜,但转眼间又很快恢复成了刚刚那副令人怜惜的模样,仿佛是真的一样。

 

嘉德罗斯也自动屏蔽了金看向他时浑身散发着的强烈母性光辉,一心一意地演起了这部史诗级的家庭大戏《爸爸再爱我一次》

 

“罗斯,那个...你没事吧...来,把手给我。”

 

果然不出所料,金轻轻地走过去蹲在了他的面前,细声软语地低下头近距离地贴紧了金发的人,小心翼翼地想要安抚这位瘦小可怜的“受害者”。

 

嘉德罗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别扭地轻哼一声,然后不情不愿地把被划伤了的手伸了出来,放到了金的手上。

 

金的目光落在了那双小小的手掌上,狰狞的一道伤口在白皙的掌心里显得十分突兀,血珠子汨汨地直往外冒,不一会儿就染红了掌心,虽然这双手上平常就遍布了很多伤口,但金看在眼里心里也隐隐地刺痛着。

 

金:...雷狮,你还是搬出去住吧,你太危险了。下次再伤到罗斯我就跟你离婚了。

(嘉德罗斯:什么渣渣你说真的吗,太好了。)

(雷狮:cnm的嘉德罗斯。)

雷狮:啧,不是我,是他自己无理取闹!

金:你说谁无理取闹?那你现在就搬出去吧,罗斯,我们走。

雷狮:你...!不,我说是我,是我无理取闹。

金:晚了。

 

最后雷狮看着嘉德罗斯被自家老婆搂在怀里向他露出了蔑视的一笑,一气之下,于是整个屋子都停电了。

 

-本篇完-


强行呼应梗题,扯了那么多我也不知道我咋想的。

于是我成功地忘记了复习周一要考试的化学。



【金】活在梦里的那个深爱的少年

  • 看完第五集回来,心情有些难以言喻

  • 不是复健。另外文章开头那一小部分,是金对某个人说的,但至于是什么人,可自行带入想象(什么)

  •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大概是我想象里那个、我爱的金。

 

“嘿!醒醒,起床啦!”

 

“睡懒觉是不好的哦!早睡早起才有精神去刷积分!”

 

金发的少年弯下腰,两手撑在柔软的床铺上,看着你的眼睛,一字一句认真地对你说。少年那双湛蓝纯净的眸子里盛满了朝气,像个四处走动的小太阳。即便只是和他待在一起,或是想起这么个少年,身上就暖洋洋的。

 

“起了床就来吃早饭吧!你猜猜...是谁做的!”

 

“...好了,是我做的啦!”少年略有几分不满的鼓起腮帮子,不过转眼间已经挂上了洋洋自得的灿烂笑容,“虽然没有姐姐做的好吃...但我觉得还是不错的啦!格瑞都说我做的饭很好吃哦!”

 

“我没有这么说过。”

 

“诶!!!”金跺跺脚看向身后扛着原力武器的人,眼睛瞪得老大,“你以前明明不是那么说的!你也来评评理嘛,怎么可以出尔反尔!就算你是我的发小也不能这样,这是违背了我们的...”

 

格瑞瞥了他一眼,转身拿起一个包子就塞进他嘴里。

 

“唔、唔...!?”

 

“有时间说话,不如早点把早饭吃了。”

 

“哎呀~格瑞,我记得这可是你的早饭呀。”装作经过的长发女孩咬着棒棒糖眉眼弯弯笑得无害,看着金被食物噎得涨红了脸,难得好意地递上了一杯被热过了的牛奶。

 

格瑞依旧一言不发,一副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的意思。

 

而金顾不得某人承不承认,咕嘟咕嘟咕嘟地把牛奶一饮而尽,一张涨得通通红的脸终于稍许有了好转。


他向女孩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对了金,你的早饭在...”紫堂幻刚从厨房探出一个脑袋便被一只手按了回去。

 

“紫堂,你吃你的,一会儿我们可就要上路了。”凯莉朝着格瑞和金的方向努了努嘴,又似乎是看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掩唇轻笑一声,伸手扶正了紫堂鼻梁上歪掉的圆框大眼镜,然后行事利落地转身走掉。

 

“...真是个奇怪的人。”紫堂幻一边喃喃着,一边小心翼翼地把金的早饭放入了冰箱。然后解下了沾有稍许面粉的围裙,挂在了门后的挂钩上,这才从厨房出去和金他们回合。

 

.......................................

 

“金,你来凹凸大赛是有什么愿望吗?”

 

“那还用说吗!找姐姐回家啊!”

 

“....真的假的。”凯莉挑了挑眉一副怎么也不相信的样子,但其实心里也有了几分底,想来这么傻的小子来参加大赛的理由能有多正经,只不过是没猜到竟然是这种....单纯的理由罢了。

 

呵,不过这样才有趣啊。

 

紫堂幻连忙帮金打圆场,顺便扶了扶快要掉下来的眼镜:“那,你的姐姐是个怎么样的人啊?”

 

“我的姐姐啊...”金挠了挠头,似乎从没想过这个问题,歪着脑袋若有所思地想了一阵子,然后一拍脑袋,无比肯定地说道:“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

 

“......”

 

“噗嗤。”

 

凯莉很不厚道地笑出了声,“这算什么啊,金。”

 

“确实...有点,太笼统了吧.....”

 

“诶!有吗...?可,可姐姐就是有那——么、那——么好啊!”金似乎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绞尽脑汁地向着两人比划着,得到的却又是一阵阵开怀的笑声。

 

 

..................................

 

 

“金。如果有一天,有人要你杀了我们,告诉我——你会照做吗?”

 

紫堂幻闻惊色变,转头看向发了声的女孩,眼中满是不解:“凯...!”

 

“你闭嘴。”凯莉锐利的目光从他身上划过,惹得那人心中一惊,下意识闭上了嘴,看向金的眼神中却多了几分担忧与忐忑。少女把目光重新放在了金发的男孩身上,神情是前所未有的严肃。

 

“我要知道你的答案,金。”

 

“我为什么要照做?”


蹲坐在地上处理伤口的少年随意地用手背擦了一把嘴角的血渍,毫无波澜地反问道。

 

“...即便是那样做,你能短时间内得到大量的积分?”

 

凯莉似乎对这样的答案不以为奇,但秀气的眉却蹙得更紧了。

 

金撕下身上衣衫的一角,简单地包扎了一下身上的伤痕,若无其事地站起来,同样认真地回答道:“凯莉,我不会那么做。虽然我不知道最后结果如何,但我是绝对不会伤害我的朋友的。”

 

“金.....”紫堂幻的眼里涌起了复杂,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终究摇了摇头抿紧了干涩的唇。

 

“但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

 

金抬起了他那双在比赛中变得伤痕累累的双手,遮住了头上空的太阳,然后猛地一握,嘴角扬起了释怀的笑容:“就请向我,举起你们手中的武器吧。”

 

“如果你们中的一人存活下来了,请一定要替我找到、并告知我的姐姐。”

 

“就告诉她...姐姐,我想你了。”

 

——“好吗?”



没错,是我

鬼君药丸:

金玉老师是神仙!!!!

无铭士:

没错,是我

琥珀:

各位请[明示]

【脑洞】歪?请问你要情书吗?

作业好多..爆手速现写个脑洞日后有空就写。


当然有人愿意写也是极好的嘿嘿嘿【不存在的。


关键词:真.朋友卡/看开头知结局系列


金从小和姐姐生活在一起。姐姐从小就教会他许多——


“姐姐姐姐,情感是什么呀?”


“情感?嗯...情感就是姐姐对你的喜欢、你对姐姐的喜欢呀。来弟弟,你喜欢姐姐吗?”


“喜欢呀!我最——喜欢姐姐啦!”


“对~不过情感也是不同的哦。”秋俏皮地眨了眨眼,“你对姐姐的喜欢,和你对别的人的喜欢,性质是完全不一样的!”


“诶......?”金不解地看着秋,圆嘟嘟的脸上写满未成年的茫然。


秋这么告诉他:“你对姐姐的喜欢呀,那是血浓于水、千金不换的亲情!


而你对别的小朋友的喜欢呀,就是想跟他做好朋友的那种喜欢!


越是喜欢,就说明他是个值得深交的朋友!


弟弟,懂了吗?”


金使劲点了点头,表示他懂了,并且将谨记于心。


秋见此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长大以后。


金遇到了很多各型各色的伙伴,而且打心底都特别的喜欢。


看到他就面红心跳、语无伦次的感觉——啊,也许,这就是友情吧!


终于,金红着小脸将自己很久之前写的一封信交给了那个人,雷狮。


呵,情书吗。


还不认识金的雷狮嗤笑了一声,看着金发少年落荒而逃的背影却并没有打开看的欲望。


这种小女生才会做的事情,他见得多也收得多了。于是雷狮毫不留情地丢进了垃圾桶, 转身没入黑暗。


一直在暗处磨着牙被两个人按住的金发大菠萝嘉德罗斯一脸怒气地踢翻了那个垃圾桶还欲追上去大干一架:“什么玩意儿!拽成那副模样给谁看?!渣渣为啥会喜欢这种人!还给老子扔了??我可去你妈的破海盗吧!!”


雷德跪坐在角落的地上,死死地抱住了嘉德罗斯的腿老泪纵横:“呜哇嘉德罗斯大人冷静别冲动啊qnqqq!!祖玛你也劝一下嘛我实在撑不住了嘉德罗斯大人好重啊呜呜呜呜呜呜呜qnqqqq!!!”


祖玛面无表情地踩了雷德一脚,从容地从一堆垃圾中拾起那封带着淡淡奶香味馨香的情书:“嘉德罗斯大人,恕属下之言,不如先把王妃的信拿回去看看吧。”


回了宿舍的罗斯沉着脸看着信里的一字一句,从刚开始的一系列嫉妒愤恨扎心难过直接转换为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雷狮你也有今天!!”


很快,在校园扛把子小霸王的传播下,这封信的内容很快被传遍了校园。


“震惊!雷狮误以为是情书将其扔进垃圾桶!”


“不得了!自作多情拒绝追求却不知信中的内容竟然是这样的...”


在学校后花园偷偷撸串的海盗一团闻言顿时爆炸开。


雷狮匆匆赶到前几日扔垃圾桶的地方查看,结果信上的内容让他大惊失色——


“我觉得你是个很好的人,请问..我,我能和你做好朋友吗?”


雷狮沉默了。


长大以后提起来,金身边的朋友们都是一脸深沉:“情书?不存在的。我们也曾经收到过.....”


从小被发小发朋友卡到大格瑞则是完全不想回忆那段日子。





【all金】“我 玛丽苏小金金”(一)

本系列是与霈妹遥姐的互动文。


她写一段我写一段,就这样√ @霈 


金甩了甩头飘落了一地的金粉,他那一头如同加了很油很亮特技的金发随着他的动作在空中飘舞着,背后突然出现了冒着粉红泡泡的背景板,蔷薇花和Bgm。


“啊……”


金是谁?凯莉手上的宝儿。


那当然要祸害的比较彻底了。


因此他很明白他来到了一个十分玛丽苏的世界。


走了大概有十几分钟才走到床边,脚下的地毯长的看不见尽头。


司机埃米拉开了车门,示意他上车前往餐厅用餐。


金客套着感谢了几句,然后叮嘱不要太累,埃米立马神情狂热地回到为金王子工作是三生有幸累也值得。


金:啊这样吗那真是辛苦你了呢。

 

闻言,埃米高兴地晃了晃头上的呆毛。

 

...好吧金更在意为啥埃米随身携带着这种高度的呆毛竟然坐得进车,还能当上老司机。

 

不,玛丽苏的世界是不需要解释的。这么想着,金再次昂起了他高贵的头。

 

而下一秒,我们的帅气小金金再次沉默了。

 

只听得埃米一声令下,他就感觉身下一阵悬空。透过用全宇宙最高档的玻璃制成的车窗,他看见了几个类似仆人的人有序地站在了车旁。

 

“埃米...”金轻咳一声看向在驾驶车座上梳呆毛的人,“这些人...干嘛的?”

 

埃米一脸震惊地看着他,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脸上写满了‘王子殿下?你在说什么笑话吗哈哈哈一点都不好笑。’

 

喂为什么心里想法都这么写实啊?金在心里默默腹诽道。

 

只见他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说道:“这是我们尊贵的女王吩咐来给王子殿下抬车的仆人。因为怕弄脏了这全宇宙限量版纯金构造尽享奢华低调版王子专属轮胎,您值得拥...咳,于是随便叫了几个身价上亿的各星球首富的儿子来为您服务,每抬一公里换一批接着抬。”

 

?????等一下?????还有抬车这一说?????

 

确定不是抬轿子吗?????我看你们就是在刁难我小金金!!!

 

“那为啥不直接给我辆飞机?我娘这么牛逼送我上天好不好?”

 

“什么?飞机?好的殿下我知道了殿下。如果您想要的话属下这就向女王汇报!”埃米十分严肃地向他比了个ok。

 

Ok,ok???o什么k!你还真想让我上天吗???金笑着拒绝了。

 

也不知道是他内心的腹诽时间太长还是那群仆人腿太长,他们很快就“乘着车”到了目的地——皇家餐厅。

 

金一边感慨着皇家餐厅的面积一边被一众仆人给端了下来,他在想的东西也许会成为一个永远的迷。

 

然而他还没有想完这个迷就被打断了——一个白毛向他冲了过来。

 

他随身飘着七彩琉璃水晶四角星星,那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只属于双胞胎哥哥瑞良辰的星星,即使在黑夜里也会闪闪发光,据说后有人因此编出了歌曲——《夜空中最闪亮的星》。据说是瑞良辰某天因为思金难忍,爬上黄土高坡时被人看见后得到的灵感。

 

然而这个白芦荟就在靠近金的前一秒,被一只手拉着扔到了一边。

 

金看着俩兄弟日常打闹顺便拒绝了瑞良辰的七彩琉璃水晶四角星星。

 

格瑞冷着一张俊脸,目光一直紧紧地盯着金,盯得金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怎么了吗格瑞???”

 

——“你,我的,爱您。”耳边突然传来一道由远而近、冷酷中又带着一丝恶心帅的声音。

 

于是格瑞再次准确地朝着背后挡了一脚,面无表情道:“他,有病,别理。”

 

金的内心受到了巨大的波动。

 

两,两个格瑞????

 

“什么情况?”

 

【好的这里插播一条广告。】

 


清扬海飞丝,让你的头发更柔顺!还在犹豫什么?你,值得拥有!

 

——代言人 瑞良辰

 


【广告之后,马上回来。】

 

 



好的本集完,七夕快乐/被打。

                                                   


开门 社区送温暖x

条老板来一份煎炸鱼条!:

小号插完旗大号插

条漫车


100热度一条
1fo=10热

一条5格

明天早上十点结